Welcome!

an old old film

八月 18th, 2015

有些电影、书什么的会时不时想起来一下。很小的时候(印象中还住在阔街,那是初二以前?)某天一个人在家的下午看过这部片子,不记得片名,只记得海龟,一个很美的女孩子,极度的魅惑与吸引的海。

差不多09年的时候就根据这些信息上google去搜,居然找到了。

the Bermuda Depth (1978)比我还老的电影,奇的是youtube下面好多好多回帖,都是跟我当年一样的感觉,也是带着模模糊糊的记忆搜索到……所以是这个片子真的有魔力么?后来画了大海深处里面有海龟的那一副图。

再后来,时不时又会想起来,可以翻墙的话就跑去听这首同样魅惑的歌~

Jennie

Is she a poem of the sea

A sailor’s reverie

A shadow of the deep

Jennie

And if I doubt that she is real

Then what is it I feel

That makes me so in love

Jennie

Have I imagined holding her

Was it a dream my loving her

Still feel the warmth of kissing her

I’ll spend my lifetime missing her11

夏日影

八月 18th, 2015

夏天白天走在不太熟悉又不太挤的街道上,或者坐在热烘烘没开空调也没什么人的公交车上,容易产生某种新鲜感和疏离感。好像又可以穿越平行宇宙了,好像不属于任何人任何时空,完全自由~真好啊~

 

DSC_0631

一个周末

八月 10th, 2015

第一次纯粹为了玩一家三口在外头过夜,是以为记。

周六早上10点从出发,到昌平西游记主题公园&餐厅。门口做的挺不错,但里面其实就是个大点的儿童乐园。和西游记有关系的主要是行行色色的人物垃圾桶。胜在豆子熟悉这样的环境,认为是孙悟空的城堡。决明子沙坑、喜羊羊飞船等都是她的老朋友了。上了一个充气城堡,起先不敢走远,我也上去以后,就撒开了欢了~对我是个颇大的考验,尤其要从充气轮胎中间钻来钻去,我的不平衡还可能导致豆子摔倒~玩了约半小时,算是好好地松了松骨头。

约1点在盘丝洞餐厅吃饭,点了素菜丸子、炒饭、疙瘩汤,瓶子来了一大盘驴三样~然而是哪三样呢?豆子开启疙瘩汤模式,吃了好多~因此以后的两顿主食都点了疙瘩汤,然而还是这一家最好吃。

2点钟开车出发往延庆,豆子上车5分钟就睡着了。最近几次出门的经验是,最好把最长的一段车程安排成豆子会睡觉的时间。G6上断断续续有些堵,因为每几公里就会有个车停在路中间!先是大卡车,然后是小车。我们两个开玩笑,大车趴完小车趴,一个趴完两个趴,两个趴完三个趴~后来回程又念~豆子听了居然很喜欢,要再念再念。

接近山区的时候,遇到了一片很小又很大的雨——面积很小,大概也就方圆2-3公里,雨势却很大。我们就这样开进去又开出来~有点让我想起当年的I10公路。
因为堵车,加上GPS给导航了一个奇怪的弯,到达延庆古崖居的时候已经接近5点了。全程豆子睡了约2小时,睡够了,醒来心情也不错。
延庆果然是北京的夏都,这个点上山里一点不热,凉风习习,只要躲避偶尔太阳的直射就完全没有不舒适感。才想起来当天已经是立秋了。
参观路线不算长,带着豆子一小时多一点也基本看完了。这些岩洞壮观而神秘~且对于豆子来说,可以稍微躲一下猫猫。拍照的时候叫她把帽子抬起来,小家伙故意不肯,而且开心地咯咯乱笑,于是好多照片都是滑稽的揭帽子图。
错过了一个奚王府的景点(据说是两个比较大的洞),留待后日。

6点半出发去延庆城里找住宿的地方。走了免费的G7,结果可能因为是免费,G7上塞满了巨大的卡车,而且堵得一动不动,还好边上有一条窄路,可供小车通过。经过观察及大车司机建议,我们果断挤上小路。在我们挤出这段悲催的高速之前,断断续续足足看了3-4公里的大车接龙,而且一直延伸向我们看不到的遥远的前方。中间时不时有些间隔,是和我们一样挤走掉了的小车留下的,瓶子说如同化石的形成。我们又说这是因为早上没去看原来计划的航空博物馆,给补看了一个卡车博物馆,大笑。

7点多到了城内一家四星级宾馆。在开房间的时候,豆子忽然过敏(不知是不是我摸了一个桃子桃子毛又沾到了豆子。。。),脸上一块块红肿,不断说痒。此时瓶子说只有套房了440一晚上。一则这个价钱不算很贵而套房比较舒服,二则当时急着想处理豆子的过敏。立刻住下。套间的卫生间有两扇门,分别通向客厅和卧室,豆子绕着三间屋子转圈非常开心,而我急着抓住她洗澡。于是瓶子去搬了行李上来以后,只见光溜溜的我到处抓光溜溜的豆子,场面十分混乱。好在豆子的过敏一向来得快去得快。洗完澡红肿就消退了,虽然还流了一阵子鼻涕,但没有大碍。
8点多去附近的一家小馆子吃饭,环境不敢恭维也罢了,上菜速度也奇慢。一个疙瘩汤、一碗馄饨、一碗驼肉饼等了快一百年。然而究竟是羊驼肉,骆驼肉,还是鸵鸟肉呢?我笑瓶子两顿吃了好多奇奇怪怪的肉,豆子立马表示爸爸你不要吃奇奇怪怪的肉了嘛。
上菜慢的结果是等菜的后期豆子各种不耐烦。最后是在我腿上一边狂扭一边吃,我简直比抱着她爬山还累。还好吃的不错,很幸运这在外头两天豆子的吃和拉都表现非常好,减轻了我们的心理负担。

回到旅馆已经9点多了。豆子又发现可以在衣橱里躲猫猫很开心,各种玩,看见爸爸躺在床上给爸爸递鞋子,然后叫爸爸你也起来吧别睡了。居然连平时最爱的吃奶也忘了,一直到十点多困了才想起来。总体来说这次住旅馆的体验很不错。一则套房空间大够豆子玩,二则真正在屋里的时间也比较短,够新鲜,三则两个比较大的单人床排一起变成一个超大的大床,真爽啊!

早上醒来已经8点12分了。我急着给豆子梳头(这个工作平时主要阿姨做,外婆来的时候外婆做,我十分不擅长),豆子各种不配合。折腾到八点半,瓶子建议先去吃早饭。结果到了餐厅坐进宝宝椅里面,豆子倒配合起来,总算把头梳好了。早饭她吃了不少炒饭。

一如平时,磨磨蹭蹭收拾好退房出发已然10点了。还好路程顺利,10点半左右就到了野鸭湖。
为了怎样游玩纠结了一阵子。游船有点贵活动面积太小,电瓶车我们人不够,自行车更累还是走路更累呢?最后明智地决定租个4轮自行车。后排两个位置,前面有个小座位可以让豆子做小驾驶员。然而豆子当然是不肯一直坐在前面的,时不时表示要到妈妈边上来,这样的话就只能瓶子一个人骑。好在他表示因为有遮阳棚,骑车还是比走路舒服(可能他是在安慰及体谅我,因为走路的话豆子会要我抱)。

野鸭湖的景色很不错。先是湖边有一段木走廊,可以各种喂鸭子。豆子很开心地找到了她在图画书里看到的各种鸭鸭和鹅鹅的朋友,我问她迪伦是哪一只,她找了一只红嘴巴的。一开始是喂地上的一群鸭子。让豆子喂,她拿在手上,结果被鸭子轻啄了一下(忽然想到最近好像确实一定没有禽流感发生吧阿门!),于是不敢了,叫我喂,自己看着很开心。后来去喂水边的鸭子,豆子发现鸭子碰不到她了,有点放心,于是也喂了一些。但因为不会抛东西,好多没扔进水里,都掉在木走廊地板边上,只有鹅或者脖子比较长的鸭子能伸过来吃掉。后来豆子就开始把鸭食从木板缝里塞下去。。。。果然是个聪明的小孩么?!

接下来就进入更有湿地风貌的地段了,最远的地方是淡淡的山,近处是水泽,许多鸟游着或者飞过。描述很苍白,但看起来苍凉而辽阔,有种孤单的诗意。
骑了一阵子发现,豆子手里还一直捏着刚才喂剩的两颗鸭食(一只手一颗)。。。叫她扔掉,她不肯表示要喂掉。但这里已经没有大规模等饭吃的鸭子了。好在水鸟很多,找了一个能走进几步的草滩,我帮她把鸭食抛掉了。草滩边长满了灯芯草。我想对豆子来说,灯芯草比较能引起的联想是烤肠。
骑了半程的地方,远处有个观鸟台,有好几层楼高。因为是砂石路过去,不想骑车。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走过去看看。因为一片望不见尽头的湿地之间孤零零一座楼,有点世界尽头的荒凉感,这是我非常喜欢这里的理由之一,虽然这是一个很近的世界尽头。
值得表扬地是整个观望台豆子是自己爬上去的!她只有在爬楼梯的时候比较愿意走路,还好她在爬楼梯的时候比较愿意走路。观望台上有个望远镜,豆子也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下。

后半程的骑行对我们来说仍然风景很好,但豆子觉得有些单调,反复表示要回家。加之我们搞错了自行车的租金,把一小时60元误以为半小时60元,小气心里作祟,也就快速地骑过了(共租了2小时车)。到达还车处附近,我带着豆子下车去把剩下的鸭食喂掉,瓶子去还车。我们一下车,他立刻表示啊啊啊真是好轻松啊哈哈~

总体在野鸭湖逗留了2个半小时多,临走豆子对地上画的一个电瓶车标志发生了兴趣,为什么这个妈妈没有宝宝呢?为什么没有爸爸呢?这孩子目前正是十万个为什么阶段,但从她关心的问题来看,始终还是文科生的料啊哎~

在附近的餐馆吃午饭。瓶子从前一晚起胃口就不怎么样,我在减肥,于是后面两顿吃的都比较简陋。疙瘩汤吃到第三顿,豆子貌似厌倦了,要吃炒饭。然而店里没有炒饭,我只好拿菜汤拌了白饭给她吃。她表示有点辣,并且强调爸爸做的炒饭是不辣的,还好还是吃了不少。

吃罢2点上车开始回程,又是豆子的午睡时间。回程十分顺利,虽然因为没听GPS的话绕了点弯路(前一天听了也绕了点弯路),且3点多的时候堵了一小小段,几个急停导致豆子醒了过来。但绕过了一段比较大的堵车,4点出头就顺利回到城里,接上爷爷奶奶,开开心心地回家了!
回程趁着豆子睡觉整理了照片,发了4个朋友圈,不过瘾,所以即便晚上豆子兴奋到11点半才睡下,又浇花到12点半,也要坚持是以为记。

好开心,好开心。以后要多出门玩。

在湿地上,帮豆子扔掉那两颗她捏了很久的鸭食的那个地方,瓶子给我们拍的几张照片我很喜欢。我爱这清爽的颜色、空旷的感觉,照片上最好的光照在戴着帽子的小人身上,特别可爱。不知为什么感觉有点日式风味,想起了《菊次郎的夏天》。。。。。

IMG_20150809_142911 IMG_20150809_143420

somewhere in time~~

七月 27th, 2015

穿越到毛豆的曾祖父母辈的花样年华去了~

IMG_20150726_172600_mh1437902876084

DSC_1603_mh1437964608124

 

。。。

七月 23rd, 2015

今天继续看《黛西之歌》,其实昨天已经看剩没多少了,以为很快能看完,但实际上却越看越慢。要很慢很慢地看才能够理解并平静地接受书所传递的情感。其实这些书,主角总是表现地正能量,可以从生活中汲取力量并变得勇敢过得越来越好的那种,但仔细想的话,又会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总有一些人过不去,比如说黛西的妈妈。作者应该也是明白的,但是外婆说,只有妈妈有勇敢的心。这就又不同了,我喜欢这种温和有力量,且独立的评价。

如何同至亲的人说再见(不一定是永别),是我从小就严重困扰至今都没有释然的一个问题。许多西方童书在处理这个问题上都体现了一种温柔的力量,书中人善于坦然地承受生活的无奈。如今读来获益匪浅。不知道毛豆会不会有一天也产生这方面的问题,也许她可以更早地从这些书籍中学会的应对,又或者这些问题根本是成长过程中无可回避的困扰。我现在能够理解,不过是因为年龄已经够大(还没有大到足够释然。。。)。

忽然间,又想起了《我的妈妈是精灵》。这好像是我接触的第一本关于如何说再见的童书(并不是西方的~)。如果有一天要列影响我一生的几本书的话,这本很可能会第一个跳进我脑子里。很多年里,一直在想,李雨辰和陈淼淼现在怎么样了。有时候会想写一个续集,她们应该还会遇到来自妈妈的家乡的人。可是又舍不得这两个孩子(其实已经长大),觉得何必让陈年的故事再起波澜。想不清楚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更适合她们呢?也许根本就不应该想,反正,如果她们都是真实存在的话,她们的生活也就不由得我们来挑。

再过几年,连她们都快变成新中年了。我十分相信陈淼淼会有一个1/4精灵血统的女儿,她喜欢在黄昏的时候用婴儿车推着宝宝去鲁迅公园散步。半明半昧之中,经常会有路过的行人停下来和小宝宝打个招呼。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其中有一些人的影子模模糊糊的,他们(她们?)会轻轻地伸出手,张开手掌对着宝宝,给宝宝带去来自外婆的问候。

 

好久没有贴花花了

七月 22nd, 2015

今年总体来说家里的花花还是很繁盛的,刚才贴栀子的时候发现好久没贴了,所以就贴一些。

平时每个星期会记一下花花的情况,都记在小狐狸送的果壳日历上~一年后看看可能会有意思吧~

小玲、矮牛、天竺葵、茉莉、迷岩、海豚、大岩都长得挺不错的。

太阳花因为放在室内所以徒的很厉害,但是也陆续开了不少。茑萝室外的不错,室内看来不适合种,叶子长好多都不开花。4月北京花友聚会分享来的日日春是个惊喜,当时蔫蔫的,没指望能活下来的,一开始也搞错了品种以为是凤仙。亏得五一回去一周没理,不仅活了还越长越大~

多肉现在没那么喜欢了,都扔在外面,大雨,死了一些也没管,打算让他们自然淘汰先~

就是非洲堇还是没有心得,好多小苗,都不怎么开花,也许还需要更多的耐心,新买了保湿盒,希望能管用~~~

DSC_0274_4

IMG_20150722_103804

IMG_20150511_075030

IMG_20150722_104506

IMG_20150507_194721

IMG_20150704_074643

DSC_0143

mmexport1432942764136

DSC_1284_2

DSC_1281_2

DSC_0992_2

DSC_0989_2

最后还是放一个可爱的螳螂君吧~虽然不是在家里邂逅的~但是仿佛能看到螳螂君的年头都是好年头~~~xixi

IMG_20150529_002929(1)

 

上下班路上的纽伯瑞

七月 22nd, 2015

 

 

自从瓶子收集了一书柜的纽伯瑞获奖作品,我又开始坐公交上班,就经常抽一两本在上下班路上看。

当然也不是每天都看纽伯瑞,也有的时候拿电子书看阿加莎克里斯蒂,或者拿手机复习亦舒,还看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网络文学。 但算总数还是纽伯瑞看得多,保守估计有一小半的时间在看纽伯瑞。一年多看了不知道有没有一百本,因为儿童文学多半很薄,看起来很快,常常1-2天就能看一本。

纽伯瑞的质量还是很有保证的,而我一贯喜欢美国式正能量(可能是曾经长期被洗脑的缘故)。看的时候都是随机挑的,有时候早上出门前匆匆忙忙从书柜里随便抓一本扔进包里,但基本没有看不下去的,偶尔有惊喜。比如今天抽了一本《黛西之歌》,看着觉得很熟悉,才想起来和之前一本《孤单的蓝色》原来是一个系列的。看《孤单的蓝色》的时候就对Tillerman一家很是好奇,才发现原来他们也是故事的主角。昨天看的叫《莉莉的谎言》(这名字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里面莉莉每年从天花板上扣一颗妈妈的星星的情节,很能引起内心对这无奈的世界的温柔的感慨。所以书的名字是很容易忘记的,可能今天看了明天就忘记了(也想把看过的书列个清单,但几乎一离开公共交通的环境就会忘了这件事情),但是有些情节,还有感触会保留很长的时间。甚至可能与个人经历和记忆融汇在一起,仿佛真的发生过(十多年前 《我的妈妈是精灵》。。。。。。。。)。

坐在摇摇晃晃的公共汽车上或者人挤人的地铁上看这些书,心里时常有一种窃喜,好像秘密地拥有巨大地财富一样,可以高傲地睥睨其他乘客。

因为是儿童文学,所以书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童年,大部分包含各种困苦(精神或物质上,因为要正能量),但总体上是丰富的快乐的和自由的。于是觉得肥蛋可以是一个比较幸福的小孩:如果童年浸润在这样的故事里,很可能余生都不会成为一个内心枯竭的人。恩,感谢瓶子。

栀子花又开了第二茬。我一直担心自己不会挣钱,可能永远也挣不到供全家爽爽地周游世界,比如每年暑假去欧洲看博物馆或者非洲看动物之类的,可是,至少肥蛋会有许多好书读,还会有一些好花看,还有相亲相爱的父母及其他,按照故事里的标准,这并不算低吧?或者她也未必那么迫切地想去天涯海角呢。。。

DSC_1333

Big Fish

六月 3rd, 2015

Tim burton的《大鱼》曾经是很长时间里面我最喜欢的影片。

今天看了原著的中译本。

 

电影比原著要简单:冲突更激烈,色彩更鲜亮,情节设定更正能量。

书中色调最晦暗的两节,都被电影亮化了。

一是拦在艾许镇外的那块无名之地,二是爱德华布鲁姆临终前那场亦真亦梦的聚集。尤其是后者,在电影中被处理成了一场极具童话色彩,几乎让人向往的葬礼。

 

也许这是必要的,文字比较自由,允许读者通过控制阅读节奏来自行调整情绪。电影则不同,一旦观众陷于一种说不清楚又不太舒服的情绪里面,就会丢掉后面的故事。

而另一个方面,电影把这个故事变得更象一个big fish tale,倒也不能说背离原旨。

 

有一些原著所没有的电影情节是我所喜欢的,比如那个诗人离开幽灵镇以后去抢了家倒闭的银行,最后又发了财的经历。

还有一些其他人物的经历都得以丰富,形成简单但是连贯的侧写:巨人、狼人、双胞胎等等,更不重要一些的,甚至包括爱德华布鲁姆的短命情敌,和原著中并不存在的他的漂亮儿媳妇等等。

世界并不只属于爱德华布鲁姆,不过这个故事来自他的视角。

就像许多评论着眼于故事中的父子亲情,我倒觉得那也只是一个视角,而其后的隐喻则是:无数视角形成的影像重重交叠在一起,相似却不同,于是每一个人都有许多许多个叠影,无比详细却并不清晰,有些精彩。但你很难说清哪一个对或者哪一个错,哪一个好哪一个不好,把他们加起来,会显得更完整,但似乎又还可以加入更多,并不存在一个全部。

 

就像这个故事的书和电影,也是这样的两个叠影。

我喜欢这个隐喻,如果它确实存在的话。

 

而原著中,我最喜欢的情节则是:匹诺曹?

某一个清晨~

五月 19th, 2015

很久没有在清晨比较早的时候出门上班了~

天很蓝,地铁还没有开始拥挤,单位的院子很安静,楼门口有风吹过,楝树的碎花纷纷扬扬飘落~

我仿佛置身于蜂窝状宇宙中某个被人遗忘的空间,完全地属于我自己~

三色堇之盛放~

四月 29th, 2015

十棵种子,发了5棵芽,最后有四种不同花色~

一棵芽一颗种子,是我心里的一亩田~接着种矮牛也能那么成功吗?

DSC_0503 DSC_0504DSC_0506DSC_0505 DSC_0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