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15年炸药文学奖颁奖前

十月 8th, 2015

村上春树陪跑了好几年了,好处是每年到这个日子前后他都会被念叨一遍。真要得奖了,也就是那么回事了,以后就不怎么会想起他来了。 他的小说中某些特质吸引我,但另一方面却又极度令我抗拒。也就是说,始终无法坦然地去喜欢他的作品,却又时常忍不住去想一想这个人的书。 比如最有名的挪威的森林。请原谅我不懂那些深刻的文学什么的东西,只知道我不喜欢这本书里大部分的人物,可是偏偏绿子是一个基本可爱的女孩子。而这让我更加不喜欢书里的其他人物,每次看都忍不住怒想,绿子好好的和渡边这个渣混在一起作什么死。。。是的每次看,从大学开始很多年里面我在各种情况下捞起这本书若干遍又扔掉(一部分原因是嫁了一个喜欢这本书并收集了多个版本的老公),始终记不得大部分情节并且看得情绪不好。但有时候突然想起绿子神经兮兮地说这是烧卫生巾的烟或者穿湿胸罩的故事或者在父亲的遗像面前裸体这些的时候就又会想捞起来看一下(对我记得的也就是这些情节了,我喜欢她这神经质的大嘴巴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当然看着看着又扔掉而且想骂人。(说起来电影拍出来那阵子我又企图看一下电影。。。结果更糟。。。。。因为那个演绿子的演员头发太长而且居然有一对直勾勾的眼睛,我连她都不喜欢了,结果又去看书,又扔。。。。。。。。。。) 曾经几次问过老公为什么喜欢这本书,此人十分王顾左右而言它。我当然知道这本久经考验的文艺圣经与这位曾经的极典型文艺男青年的惨绿情史强烈挂钩,所以也许他不想多说。好吧可是我就是恶趣味地喜欢看他那种根本不想回头却又忍不住偷看往事的羞涩,那种一方面觉得自己当年瞎了眼另一方面又觉得那个小朋友好可怜啊的那种纠结。哼哼哼~然后我开始觉得这本书大概确实就像一场糟糕的恋爱,经历过的人(比如他)会喜欢并且有强烈的共鸣,没经历过的人(比如我)就死活闹不清楚我和它之间的感情究竟是个什么鬼。。。。。。 比如,我到底希不希望这个作者得到炸药奖。。。。。。。 我还是喜欢村上的瞎扯短片比较多一点,比如越来越小的象(象的失踪?)之类的,可是,真要想到的时候,却又记不起来具体内容了。。。。 也许还是希望他得奖吧,毕竟这样在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以后总算又有一些能看的炸药文学奖作品了。而且我们应该鼓励充满了瞎扯的小说获得严肃文学奖项。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月 8th, 2015 at 下午 4:20 and is filed under 世界尽头, 时间灰烬.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