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班路上的纽伯瑞

七月 22nd, 2015

 

 

自从瓶子收集了一书柜的纽伯瑞获奖作品,我又开始坐公交上班,就经常抽一两本在上下班路上看。

当然也不是每天都看纽伯瑞,也有的时候拿电子书看阿加莎克里斯蒂,或者拿手机复习亦舒,还看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网络文学。 但算总数还是纽伯瑞看得多,保守估计有一小半的时间在看纽伯瑞。一年多看了不知道有没有一百本,因为儿童文学多半很薄,看起来很快,常常1-2天就能看一本。

纽伯瑞的质量还是很有保证的,而我一贯喜欢美国式正能量(可能是曾经长期被洗脑的缘故)。看的时候都是随机挑的,有时候早上出门前匆匆忙忙从书柜里随便抓一本扔进包里,但基本没有看不下去的,偶尔有惊喜。比如今天抽了一本《黛西之歌》,看着觉得很熟悉,才想起来和之前一本《孤单的蓝色》原来是一个系列的。看《孤单的蓝色》的时候就对Tillerman一家很是好奇,才发现原来他们也是故事的主角。昨天看的叫《莉莉的谎言》(这名字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里面莉莉每年从天花板上扣一颗妈妈的星星的情节,很能引起内心对这无奈的世界的温柔的感慨。所以书的名字是很容易忘记的,可能今天看了明天就忘记了(也想把看过的书列个清单,但几乎一离开公共交通的环境就会忘了这件事情),但是有些情节,还有感触会保留很长的时间。甚至可能与个人经历和记忆融汇在一起,仿佛真的发生过(十多年前 《我的妈妈是精灵》。。。。。。。。)。

坐在摇摇晃晃的公共汽车上或者人挤人的地铁上看这些书,心里时常有一种窃喜,好像秘密地拥有巨大地财富一样,可以高傲地睥睨其他乘客。

因为是儿童文学,所以书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童年,大部分包含各种困苦(精神或物质上,因为要正能量),但总体上是丰富的快乐的和自由的。于是觉得肥蛋可以是一个比较幸福的小孩:如果童年浸润在这样的故事里,很可能余生都不会成为一个内心枯竭的人。恩,感谢瓶子。

栀子花又开了第二茬。我一直担心自己不会挣钱,可能永远也挣不到供全家爽爽地周游世界,比如每年暑假去欧洲看博物馆或者非洲看动物之类的,可是,至少肥蛋会有许多好书读,还会有一些好花看,还有相亲相爱的父母及其他,按照故事里的标准,这并不算低吧?或者她也未必那么迫切地想去天涯海角呢。。。

DSC_1333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七月 22nd, 2015 at 上午 10:19 and is filed under 书生和女鬼, 城市森林, 小孩国.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