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提琴独奏”

十一月 13th, 2014

以前在文学视界的时候,很喜欢一个叫“大提琴独奏”的人写的文章。

有一篇叫《巢》、一篇叫《核》,是姐妹篇。

有一篇讲牛仔裤上会哭泣的玫瑰花,还有一篇叫《梧桐树上的狂欢节》,女主角好像叫风筝。她常给人物起这一类的名字,风筝、清流什么的。不过也有一个扯淡的系列,主角叫陈非凡。

有一篇叫《猫咪的眼睛》 ,有一篇叫《捡来的吻》,还有一篇大概是叫《屋顶上的花园》,里面有个女孩子叫小妖怪。还有一篇叫《甜蜜生活》。

有一篇叫《呸》,还有一篇是《拥有二百四十八顶帽子的女人》,到底是二百四十八还是多少顶,其实记不清了。

有一篇叫《书人》,得了当年文学视界征文比赛的第一名,还有一篇讲文字本身的,在世界以外的作者不停地写啊写啊写啊,直到文字溢出来,溢回世界里面,有字的水变得特别值钱。

能想起来的似乎也就是这些,大约十几篇吧。

后来不上文学视界了,临走把她的文章都拷了出来,可是更后来,放文章的那个电脑丢了……

到处去搜索也找不到她的文章,“大提琴独奏”这个名字作为关键词放进任何一个搜索引擎的效果都可想而知……她的文章的标题或者我能记住的关键词也一样难用。哎……但还是会时时想起那些文章来。

当年曾经很傻气地问另一个朋友D,为啥大提琴独奏能写出那么好的文字来,我就写不出。 D说她的阅历比你丰富,等你过了三十岁,文字也会老练。

如今我早过了30岁了……

希望有一天还能邂逅大提琴独奏的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一月 13th, 2014 at 下午 12:28 and is filed under 世界尽头.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