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和女鬼

一月 22nd, 2014

一直很喜欢胡叉和冥灵的书生和女鬼系列,想起来就仿一个……

————————————————————————

从前有一个书生,赴京赶考的路上,错过了宿头。只好住进一间破庙里。于是他邂逅了一个女鬼。

他们按照惯例嘿咻了一晚上以后,女鬼按照惯例没有把书生直接吸溜了。
当然,即便如此,书生还是得按照惯例问一下:女鬼姐姐,你怎么不把我吸溜了呢?
于是女鬼按照惯例向书生投以缠绵婉转的目光以及欲说还休的表情,最后按照惯例十分忧怨地隐没在了黎明的阳光之前。

根据不完全统计,通往京城的路上大概有一千八百六十二个类似的破庙,每间破庙都驻守着两位数字的女鬼。她们白天唠嗑打屁吃零食睡懒觉,晚上靠划拳来决定由谁去招待书生。
这几乎是全国皆知的秘密,只除了青年书生这个有点天真、有点傻冒、并且相当自命不凡的特殊群体。

对于书生来说,这位叫做小青、小倩、或者小靓的女鬼是独一无二的。破庙里的夜晚将成为他未来漫长人生中用以怀念惨绿少年的重要信物。这段回忆会被岁月的川流打磨地温润光滑,然后,在被老婆埋汰了的夜晚,从大脑深处发出微弱的暖光,照亮书生那颗在浊世纷扰中蒙了尘的玻璃心。

天亮以后,书生就继续踏上了他的赶(ren)考(sheng)之路。
他考得不好也不坏,算是有了功名。然后就是按照惯例存了票子,买了房子,找了妹子,生了孩子。
书生的老婆还是长得满好看的,家境尚可,脾气也尚可。所以书生的小日子基本上也过得算滋润——当然,在书生加班多点、拿回家的俸禄少点、老婆带孩子累点、生理期心情坏点的日子里要差一点。

这样的日子通常也就是回忆发挥作用的日子。
许多书生会在疲劳过度的夜晚梦见当年那位弱质纤纤温柔可人的女鬼,他会感觉到她浓密的睫毛低垂着,时而好像秋天里最后一只蝴蝶的翅膀那样惶惑地一颤,露出下面幽暗深潭一般的眼眸;他会感觉到她饱满的嘴唇与微弯的嘴角好像上好的羊脂玉件,却是早春的蔷薇一样的颜色,一丝花香若有还无;他会感觉到她笔直的鼻梁勾勒出极端庄的轮廓,小而圆的鼻尖仿佛注视着满盈的茶盏一般谨慎,微丰的鼻翼却不由自主而难以察觉地微微翕动着。
然后,他会感觉到她葱管一样白而细而长的手指轻轻触到他的脸颊,温柔却没有一丝温度,书生一个激灵醒过来,只见窗外盘盘一轮满月, 撒得遍地银光。梦中的场景纤毫毕现,他却无论如何无法拼凑出女鬼完整的面容。
这种时候如果能蹑手蹑脚地起来,衣衫不整地去空旷的院子里吹会儿风,书生就会如同女鬼吸溜了书生一样觉得大补元气,还会产生和半夜独自溜去街角小摊上吃烤肉串一样的快感。

可惜,这还是一个全国皆知的秘密,只除了中年书生这个有点狷介、有点妥协,却仍不甘心流于平凡的特殊群体。
书生的老婆们聚在一起打麻将的时候,有时候会聊起自己的老公昨天夜里是叫了小青、小倩还是小靓的名字,说他们自以为没人知道地偷偷从床上爬起来的傻样子,说他们站在院子里的时候,丝毫没有想过有人在屋里看着他们。于是书生甩甩袖子,抖嗦抖嗦脖子,然后突然吟出一首诗来。这诗格律工整,韵脚整齐,却晦涩难通,空洞滥情,并且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一本公开发行的诗集里过。
不过书生的老婆却是知道这首诗的,她替书生整理旧衣服的时候曾经在一件旧长衫的口袋里掏出过一张毛边纸,上面涂来改去地就是这首诗。那年头没有照片,书生的老婆本来一直有点不敢相信中年发福的书生居然曾经能穿上这么瘦的衣服,不过此刻月色朦胧睡眼朦胧,她却好像真的看到一个轻狂少年,羽扇纶巾雄姿英发。
这种话题开始的时候总是轻松而充满了八卦气息,但慢慢的,搓牌和收钱的节奏会慢下来,房间里的空气忽然好似有了份量,一缕一缕坠下来,积累在地板上,变成粘稠的胶体,一声细弱的叹息不知从哪里产生,在虚空中盘绕良久,又渺然而逝。
为了活跃气氛,书生的老婆们有时也会八卦传说中的破庙和女鬼究竟是什么样子,这种话题则很容易跑偏。比如其中一个忽然回想起自己投胎以前也曾经在哪个破庙混过,接待过几个书生;说那时候好像真觉得接待书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回头想想幸亏没玩上瘾,耽误了投胎正经;另一个附和说是啊是啊那些破庙能有什么好风景,何况有些破庙实在是太破了,当时破现在更破即使作为破庙也太不上台面了,衙门也不整顿整顿;第三个这时候一拍脑袋:我内弟的表哥的三叔的亲家好像就在衙门里当差,回头我给他提议提议去……
于是有的时候,有一些破庙会被整顿拆除。但总会有另一些其他寺庙香火零落破败下来。女鬼们构成的流动人群就好似街边的小贩一样,此消彼长地在通往京城的路上保持着长期的稳定。以便一茬一茬的书生,都可以在赶考途中经过破庙,好像经历了一些什么,又好像只是幻想过一些什么……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一月 22nd, 2014 at 上午 11:24 and is filed under 书生和女鬼.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