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心(一)

五月 20th, 2013

……

之前来的那个年轻人面颊瘦削,鼻子高而尖,上面架着度数很重的眼睛,我觉得他好像安徒生童话里有时出现的那个学生,就是小意达的花里面,那个会剪纸,告诉小意达花儿的舞会的那个学生。
我还沉浸在这种想法之中的时候,那个话多的女孩进来了。

能不能告诉我,怎样可以获得一颗诗心?
可以读懂诗,然后会写诗?
我的语文并不差,偶尔也写些散文小说,可是……诗,那是一个禁地。
我试过吃药——
《诗三百》化水吞服,苦得很,然后拉肚子。
就这样还连吃了好久,可该死的一点用都没有。
一辈子(?呵呵,她还是个很年轻的女孩!)也就只有过一两次,冒出几个短句子凑在一起,没法看。

有什么办法呢?
可别问我为什么想要一颗诗心,没什么理由,也或者有一大堆理由。
但因为这个毛病本身,所以都堵住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说绿野仙踪里面,稻草人为什么要一颗心呢?
这东西也许也没什么用,但总是不太甘心没有,也可能是羡慕嫉妒那些有的人。又好比头发也没有什么用,但秃顶的人总是不太高兴似的对吧……

然后,我就有点明白她的毛病了,这么拉拉杂杂的一个人,思维在此处一闪就跳向彼处,几乎没有可能被凝练成肉体,而诗,其实是一种实际的东西。
(tbc)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一, 五月 20th, 2013 at 下午 4:41 and is filed under 世界尽头.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