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时间灰烬’ Category

周六晚看了老炮儿

二月 29th, 2016

周六晚看了老炮儿,瓶子先看的,看完喊我一起他又看了一遍。唉唉,结果看完我也觉得能再看一遍。这片子后劲很足,过去两天了,还是有点不吐不快,看别人的评论总不如自己努力说一下。

记忆中国产片看得这么有滋味儿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实际上完全不记得有那个片……而且,从主角到配角,没有那个人一出来就让我看着不爽的,甚至有印象的人物都可以说是喜欢的,也真难得。

在豆瓣看评论,好多人质疑六哥的价值观……也是醉了,对天朝子民被洗脑程度果然不容乐观,这又不是教育片,还处在啥都要提炼中心思想的年代么……(实际上好似确实是)。至于他的行为矛盾之处,我觉得也没啥问题,哪个人不矛盾不拧巴,一边使劲剐着被现实糊一身的泥一边抬头想着天边总有个乌托邦(聚义厅)。以六哥的经历和现状由是。连最后举报那截,我都觉得能理解,一则自古侠士(or自诩侠士)的一大主题都是反贪官,贪官一向被划出江湖之外不受侠义的保护,二则多少也是自保和对现实的妥协,然后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是举报不是报警,谁不是经常这么干呢?

老北京有种气度,具体当然我也说不清楚,也许可以用敦厚宽容温暖来形容(虽然还是觉得有点怪不达意),但这是我多少年来莫名其妙不顾拥堵和雾霾始终喜欢这个城市的终极理由。上次看一部有类似感觉的片子是《神探亨特张》。事实上,虽然时代变迁外来人口(包括我)充斥,这种气度还在。每天早上卷在人潮里挤地铁上下班的时候会感觉到。在这个(没落的)皇城,各色人等更容易以自己的本来面目在这里落脚。很多看似矛盾的东西其实完全融洽,比如你说老炮是糙还是有情怀?是牛逼还是怂?都可以,没矛盾。再比如经常被我作为北派文青代表拿来说的高晓松等……一直觉得北派文青(中)是一种神奇生物,外在各种混搭,但内心比讲究的南派文青(中)要统一得多。硬拗道理的话,可能还是落在一个“容”字,恩,我很喜欢,还努力地嫁了一个以自证。

如果拿上海来比一比,总觉得上海只有一种人(误……),其实是有多种人的,类似(怎么类法?)老炮的角色,我曾在文庙看到过,在江阴路花鸟市场看到过,等等,也是老上海典型的非典型人类,也接触过。但他们的身存空间似乎比六哥等逼仄。你看时代再变,六哥在胡同里还是爷,有红颜知己,有上了岸还肯帮他的兄弟。换在上海,以南方人的实际,那些人连这点生存空间都没有。还是价值观上的“容”与不容。

容是难得的,且看豆瓣上的评论,打五颗星的都满满对六哥的同情,依然觉得他是loser,被时代抛弃,然而何必?时代变化,不是老人变化了,而是老人死光了。在他们死光以前,世界仍然有一部分属于他们,他们大可以理直气壮过自己的日子(但是当然也不要干涉年轻人过另一种理直气壮的日子)。至于不同价值观之间的冲突和磨合是必然存在的,不可能无缝对接,但一代代,吵吵聊聊,也这么对接过来了,没什么问题。以进化论支持的世界本来不完美,只是一部可以用的机器而已。张学军和张晓波之间的沟通理解,很是正面典型,正面典型到我看时不断想起《大鱼》里的爱德华布鲁姆父子,甚至可以把话匣子和女巫对上号。然而比之西方在价值观上的宽容(哪怕只是一种政治正确的表象),老炮给人的感觉还是比爱德华布鲁姆要伤感一点,但就这,在中国,都算不错。

因为看的时候一直在想《大鱼》,所以当那只鸵鸟跑出来的时候,我好想笑啊好想笑~果然是魔幻现实主义啊哈哈哈哈,看看溜(驼)鸟弹吉他的六哥,再跳出电影看冯小刚管虎他们那票人,谁敢说他们不文艺不风雅不浪漫哈哈哈,北派文青(中or老)就tmd不看脸。其实魔幻现实主义与北京的气场是很搭的,其实从一开始,小飞二次元造型出场的时候我就该想到了啦啦啦~

说说小飞,大部分情况下我对这些小鲜肉不感冒。不过,小飞这个角色挺可爱的。其实我觉得,导演对老炮那辈人了解地更透彻,对新一代的了解,其实是不足的。现实中能开车撞死人叫老爹擦屁股的富二代官二代混帐子女们(参见美国被判刑那几个)哪有小飞这样秀气斯文讲侠义。小飞(以及他们那伙人中的其他少年,尤其那个女孩)是一个典型的孩子,自大好胜乱来却迷茫,但不是典型的二代,其内心的善远远多于那些天真之恶从未被打磨过的真正二代们。不过,如果真拍成典型的官二代,故事就不好讲了(比如晓波直接被打死了),我也不会喜欢看。所以还是喜欢看《小李飞刀》的小飞比较好。

还喜欢这片子里所有人的淡定,比如对待灯罩好心办坏事地去修车,我真怕出现国片中常见的歇斯底里场面。感谢这部片子,这种恐怖镜头一个都没有,即使话匣子一边骂人一边追车的场景,也被化解了。毕竟这是个会说“这人吧,有好有坏,有点儿有背”的淡定的女人。还长得美,经济上还能撑一把,唉唉红颜知己的标准又被提高了……

忽然有点想起三毛~

一月 7th, 2016

最近怎么忽然有点想起三毛来了~

二十五年已经过去了,如今世界尽头也变得很近了。曾经她去过的那些让我们觉得是天涯海角的地方,如今去的人越来越多,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三毛还是三毛,还是有一些不一样。感觉她是一个真正喜爱“人”这种动物的人。说喜爱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合适的词,但又没法更清楚地表述了。或者更强烈一点,痴迷?总觉得她对人的喜爱就好似珍古道尔喜欢黑猩猩一样。然后现在,感觉喜欢大自然喜欢野生动物的人其实越来越多了,但真正对人感兴趣的,却很少看到?or我见识短浅……

三毛也喜欢的马普尔老小姐坐在摇椅里一边织毛线一边说,而我的兴趣,是人性。虽然现在心理学也很发展了,国内的推理小说写手也铺天盖地,但我总觉得,还是不一样,那是一种未上升到理论层面的详实观察、记录以及潜意识分析(所谓直觉流),而动因则是喜爱……这么说的话,倒仿佛更像博物学年代,华莱士那些家伙坐着船到处收集标本的感觉………………

 

夜里11点钟的咖啡

十月 26th, 2015

忘了在生完毛豆以后多长时间开始养成每天夜里喝一个雀巢丝滑拿铁咖啡的习惯了。按说应该是产假结束以后要上班的时候,但记忆中似乎开始地更早?刚开始的时候一个不够,也不仅仅是晚上喝,反正买了很多,想起来就喝一个。可能是因为太累。

后来就发胖地很厉害,然后开始控制,不再随便乱喝。但最后还是一天喝一个。中间也换过其他牌子或者雀巢的产品喝,都没有用。

因为毛豆总是睡得很晚。所以,也尽量把这个咖啡留到夜里的最后一个小时喝。一开始是十点,现在差不多十一点。好像一天终结以前最后的“甜头”,包括在死命减肥的日子,想到睡觉前还可以喝一个咖啡,就觉得没太困也没太饿,还是很有盼头。

有时候到九十点钟的时候,就开始“咖啡倒计时”,算着大概还有多久可以喝咖啡。也有的时候会在十一点的时候再坚持一下,有种荒诞的意志力胜利的感觉,但多半坚持不过20分钟~也曾经成功地停过几天,但也就是几天罢了,那几天毛豆睡得比较早。毛豆睡着以后,如果我能强撑着从床上起来,就会进入另一个世界,有安静的空气,黑夜里茂盛生长的植物和彩色的斗鱼,那基本上就是一个不需要咖啡的世界了。

喝的时间是特别珍贵的,一口一口~又甜又滑~摇一摇瓶子如果还有些重量,就更加满足。如果喝到一半毛豆已经开始闭眼睛了,那简直就是幸福啊……

所以村上君又陪跑了~

十月 10th, 2015

DSC_3851DSC_3852树的女儿2

写在2015年炸药文学奖颁奖前

十月 8th, 2015

村上春树陪跑了好几年了,好处是每年到这个日子前后他都会被念叨一遍。真要得奖了,也就是那么回事了,以后就不怎么会想起他来了。 他的小说中某些特质吸引我,但另一方面却又极度令我抗拒。也就是说,始终无法坦然地去喜欢他的作品,却又时常忍不住去想一想这个人的书。 比如最有名的挪威的森林。请原谅我不懂那些深刻的文学什么的东西,只知道我不喜欢这本书里大部分的人物,可是偏偏绿子是一个基本可爱的女孩子。而这让我更加不喜欢书里的其他人物,每次看都忍不住怒想,绿子好好的和渡边这个渣混在一起作什么死。。。是的每次看,从大学开始很多年里面我在各种情况下捞起这本书若干遍又扔掉(一部分原因是嫁了一个喜欢这本书并收集了多个版本的老公),始终记不得大部分情节并且看得情绪不好。但有时候突然想起绿子神经兮兮地说这是烧卫生巾的烟或者穿湿胸罩的故事或者在父亲的遗像面前裸体这些的时候就又会想捞起来看一下(对我记得的也就是这些情节了,我喜欢她这神经质的大嘴巴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当然看着看着又扔掉而且想骂人。(说起来电影拍出来那阵子我又企图看一下电影。。。结果更糟。。。。。因为那个演绿子的演员头发太长而且居然有一对直勾勾的眼睛,我连她都不喜欢了,结果又去看书,又扔。。。。。。。。。。) 曾经几次问过老公为什么喜欢这本书,此人十分王顾左右而言它。我当然知道这本久经考验的文艺圣经与这位曾经的极典型文艺男青年的惨绿情史强烈挂钩,所以也许他不想多说。好吧可是我就是恶趣味地喜欢看他那种根本不想回头却又忍不住偷看往事的羞涩,那种一方面觉得自己当年瞎了眼另一方面又觉得那个小朋友好可怜啊的那种纠结。哼哼哼~然后我开始觉得这本书大概确实就像一场糟糕的恋爱,经历过的人(比如他)会喜欢并且有强烈的共鸣,没经历过的人(比如我)就死活闹不清楚我和它之间的感情究竟是个什么鬼。。。。。。 比如,我到底希不希望这个作者得到炸药奖。。。。。。。 我还是喜欢村上的瞎扯短片比较多一点,比如越来越小的象(象的失踪?)之类的,可是,真要想到的时候,却又记不起来具体内容了。。。。 也许还是希望他得奖吧,毕竟这样在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以后总算又有一些能看的炸药文学奖作品了。而且我们应该鼓励充满了瞎扯的小说获得严肃文学奖项。

小小人小小心

八月 24th, 2015

小人和我说:妈妈你一回来我就笑了。你去上班我就不开心了。

然后,所有看到娃娃、小动物或者随便什么在哭,就会问:他的妈妈在哪里?他找不到妈妈了是哇?

哎。。。。。。

 

an old old film

八月 18th, 2015

有些电影、书什么的会时不时想起来一下。很小的时候(印象中还住在阔街,那是初二以前?)某天一个人在家的下午看过这部片子,不记得片名,只记得海龟,一个很美的女孩子,极度的魅惑与吸引的海。

差不多09年的时候就根据这些信息上google去搜,居然找到了。

the Bermuda Depth (1978)比我还老的电影,奇的是youtube下面好多好多回帖,都是跟我当年一样的感觉,也是带着模模糊糊的记忆搜索到……所以是这个片子真的有魔力么?后来画了大海深处里面有海龟的那一副图。

再后来,时不时又会想起来,可以翻墙的话就跑去听这首同样魅惑的歌~

Jennie

Is she a poem of the sea

A sailor’s reverie

A shadow of the deep

Jennie

And if I doubt that she is real

Then what is it I feel

That makes me so in love

Jennie

Have I imagined holding her

Was it a dream my loving her

Still feel the warmth of kissing her

I’ll spend my lifetime missing her11

夏日影

八月 18th, 2015

夏天白天走在不太熟悉又不太挤的街道上,或者坐在热烘烘没开空调也没什么人的公交车上,容易产生某种新鲜感和疏离感。好像又可以穿越平行宇宙了,好像不属于任何人任何时空,完全自由~真好啊~

 

DSC_0631

somewhere in time~~

七月 27th, 2015

穿越到毛豆的曾祖父母辈的花样年华去了~

IMG_20150726_172600_mh1437902876084

DSC_1603_mh1437964608124

 

。。。

七月 23rd, 2015

今天继续看《黛西之歌》,其实昨天已经看剩没多少了,以为很快能看完,但实际上却越看越慢。要很慢很慢地看才能够理解并平静地接受书所传递的情感。其实这些书,主角总是表现地正能量,可以从生活中汲取力量并变得勇敢过得越来越好的那种,但仔细想的话,又会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总有一些人过不去,比如说黛西的妈妈。作者应该也是明白的,但是外婆说,只有妈妈有勇敢的心。这就又不同了,我喜欢这种温和有力量,且独立的评价。

如何同至亲的人说再见(不一定是永别),是我从小就严重困扰至今都没有释然的一个问题。许多西方童书在处理这个问题上都体现了一种温柔的力量,书中人善于坦然地承受生活的无奈。如今读来获益匪浅。不知道毛豆会不会有一天也产生这方面的问题,也许她可以更早地从这些书籍中学会的应对,又或者这些问题根本是成长过程中无可回避的困扰。我现在能够理解,不过是因为年龄已经够大(还没有大到足够释然。。。)。

忽然间,又想起了《我的妈妈是精灵》。这好像是我接触的第一本关于如何说再见的童书(并不是西方的~)。如果有一天要列影响我一生的几本书的话,这本很可能会第一个跳进我脑子里。很多年里,一直在想,李雨辰和陈淼淼现在怎么样了。有时候会想写一个续集,她们应该还会遇到来自妈妈的家乡的人。可是又舍不得这两个孩子(其实已经长大),觉得何必让陈年的故事再起波澜。想不清楚到底什么样的生活更适合她们呢?也许根本就不应该想,反正,如果她们都是真实存在的话,她们的生活也就不由得我们来挑。

再过几年,连她们都快变成新中年了。我十分相信陈淼淼会有一个1/4精灵血统的女儿,她喜欢在黄昏的时候用婴儿车推着宝宝去鲁迅公园散步。半明半昧之中,经常会有路过的行人停下来和小宝宝打个招呼。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其中有一些人的影子模模糊糊的,他们(她们?)会轻轻地伸出手,张开手掌对着宝宝,给宝宝带去来自外婆的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