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世界尽头’ Category

调整

九月 21st, 2017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体上,情绪有一点低。

也许是因为连续遭遇、听说了一些事情,好像又被宿命的不乐观给包围了。

今天想起这个博客,跑来看,然后删掉了最近的一篇文,觉得太不平和了。所以也许情绪有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再往前翻看,看着看着,心情倒又开朗起来,可以好好自我反思一下。

这一两年,工作比较忙,毛豆又一点点长大,占据了我在家的大部分时间。唯一剩下的上下班路上,刷刷手机也就过去了,没有再向此前那样用来看书。花还在种着,却没有2015年的时候那么经心,总是买了死死了再买。其他呢?除了和毛豆做做手工,似乎真的没有做什么让自己静下来、沉下来的的事情……贫瘠,也许是情绪的根源。

想倒还一直在想的,只是在贫瘠的环境中想,只会想出更多的毛病来,况且我一贯是一个读书太少、瞎想太多的人。不过,还是再让我来慢慢地想一想吧,想一想怎样把自己从情绪的坑里拔出来。也许像好几年前找到周游世界的小粉红那样,找回自己内心的水源。

一直想继续写那些关于《世界尽头》的故事,只是总觉得缺了一点点决心。没有时间吗?当年的那些日子,其实也还是挺忙的。大概还是贫瘠的缘故,怕花了时间也写不完整吧。多久没有写完整一个故事了呢?连那个纠结的阿齐,都好久不见了。以为有了孩子以后的生活,这些不再重要了,恩,这么想大概是错的。

如果再写一篇,也许会叫《街上的眼泪》——

有时候,你会在街上看到哭泣的人。大多数时候是女子,但也有眼圈红红,为了忍住泪而面容扭曲的男人。那些都是很寂寞的眼泪吧,无处分享、无所慰藉,却又忍不住……只好这样落在街头。

想想又觉得调子太低了,世界尽头的地洞终有一天是能打通的,又会看到繁华的游乐场。

还曾经想过一个《折雪花的人》,还有《地铁的声音》,因为偶然地会在地铁里忽然没来由地听到一句特别清晰的话,并不响亮却丝丝入耳。没有来由的,却又仿佛藏着很多的故事……都是些和路上有关的故事,大概这几年对我来说,终究缺了一个可以作为灵魂银行的地方,只有在上下班的路上,是最接近的环境。

或者,偶尔去郊外,在那种陌生而自然的环境下,容易让人找回彼此欣赏却并不强行据为己有的洒脱,或曰,灵魂的自由。

P.s.上上个周末,十几年里又见了一回萤火虫;上个周末,几年来又一次看到了银河~

如此,又好像并不缺乏希望。既然想明白了,总能找回来的吧,慢慢来慢慢来~

所以村上君又陪跑了~

十月 10th, 2015

DSC_3851DSC_3852树的女儿2

写在2015年炸药文学奖颁奖前

十月 8th, 2015

村上春树陪跑了好几年了,好处是每年到这个日子前后他都会被念叨一遍。真要得奖了,也就是那么回事了,以后就不怎么会想起他来了。 他的小说中某些特质吸引我,但另一方面却又极度令我抗拒。也就是说,始终无法坦然地去喜欢他的作品,却又时常忍不住去想一想这个人的书。 比如最有名的挪威的森林。请原谅我不懂那些深刻的文学什么的东西,只知道我不喜欢这本书里大部分的人物,可是偏偏绿子是一个基本可爱的女孩子。而这让我更加不喜欢书里的其他人物,每次看都忍不住怒想,绿子好好的和渡边这个渣混在一起作什么死。。。是的每次看,从大学开始很多年里面我在各种情况下捞起这本书若干遍又扔掉(一部分原因是嫁了一个喜欢这本书并收集了多个版本的老公),始终记不得大部分情节并且看得情绪不好。但有时候突然想起绿子神经兮兮地说这是烧卫生巾的烟或者穿湿胸罩的故事或者在父亲的遗像面前裸体这些的时候就又会想捞起来看一下(对我记得的也就是这些情节了,我喜欢她这神经质的大嘴巴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当然看着看着又扔掉而且想骂人。(说起来电影拍出来那阵子我又企图看一下电影。。。结果更糟。。。。。因为那个演绿子的演员头发太长而且居然有一对直勾勾的眼睛,我连她都不喜欢了,结果又去看书,又扔。。。。。。。。。。) 曾经几次问过老公为什么喜欢这本书,此人十分王顾左右而言它。我当然知道这本久经考验的文艺圣经与这位曾经的极典型文艺男青年的惨绿情史强烈挂钩,所以也许他不想多说。好吧可是我就是恶趣味地喜欢看他那种根本不想回头却又忍不住偷看往事的羞涩,那种一方面觉得自己当年瞎了眼另一方面又觉得那个小朋友好可怜啊的那种纠结。哼哼哼~然后我开始觉得这本书大概确实就像一场糟糕的恋爱,经历过的人(比如他)会喜欢并且有强烈的共鸣,没经历过的人(比如我)就死活闹不清楚我和它之间的感情究竟是个什么鬼。。。。。。 比如,我到底希不希望这个作者得到炸药奖。。。。。。。 我还是喜欢村上的瞎扯短片比较多一点,比如越来越小的象(象的失踪?)之类的,可是,真要想到的时候,却又记不起来具体内容了。。。。 也许还是希望他得奖吧,毕竟这样在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以后总算又有一些能看的炸药文学奖作品了。而且我们应该鼓励充满了瞎扯的小说获得严肃文学奖项。

an old old film

八月 18th, 2015

有些电影、书什么的会时不时想起来一下。很小的时候(印象中还住在阔街,那是初二以前?)某天一个人在家的下午看过这部片子,不记得片名,只记得海龟,一个很美的女孩子,极度的魅惑与吸引的海。

差不多09年的时候就根据这些信息上google去搜,居然找到了。

the Bermuda Depth (1978)比我还老的电影,奇的是youtube下面好多好多回帖,都是跟我当年一样的感觉,也是带着模模糊糊的记忆搜索到……所以是这个片子真的有魔力么?后来画了大海深处里面有海龟的那一副图。

再后来,时不时又会想起来,可以翻墙的话就跑去听这首同样魅惑的歌~

Jennie

Is she a poem of the sea

A sailor’s reverie

A shadow of the deep

Jennie

And if I doubt that she is real

Then what is it I feel

That makes me so in love

Jennie

Have I imagined holding her

Was it a dream my loving her

Still feel the warmth of kissing her

I’ll spend my lifetime missing her11

Big Fish

六月 3rd, 2015

Tim burton的《大鱼》曾经是很长时间里面我最喜欢的影片。

今天看了原著的中译本。

 

电影比原著要简单:冲突更激烈,色彩更鲜亮,情节设定更正能量。

书中色调最晦暗的两节,都被电影亮化了。

一是拦在艾许镇外的那块无名之地,二是爱德华布鲁姆临终前那场亦真亦梦的聚集。尤其是后者,在电影中被处理成了一场极具童话色彩,几乎让人向往的葬礼。

 

也许这是必要的,文字比较自由,允许读者通过控制阅读节奏来自行调整情绪。电影则不同,一旦观众陷于一种说不清楚又不太舒服的情绪里面,就会丢掉后面的故事。

而另一个方面,电影把这个故事变得更象一个big fish tale,倒也不能说背离原旨。

 

有一些原著所没有的电影情节是我所喜欢的,比如那个诗人离开幽灵镇以后去抢了家倒闭的银行,最后又发了财的经历。

还有一些其他人物的经历都得以丰富,形成简单但是连贯的侧写:巨人、狼人、双胞胎等等,更不重要一些的,甚至包括爱德华布鲁姆的短命情敌,和原著中并不存在的他的漂亮儿媳妇等等。

世界并不只属于爱德华布鲁姆,不过这个故事来自他的视角。

就像许多评论着眼于故事中的父子亲情,我倒觉得那也只是一个视角,而其后的隐喻则是:无数视角形成的影像重重交叠在一起,相似却不同,于是每一个人都有许多许多个叠影,无比详细却并不清晰,有些精彩。但你很难说清哪一个对或者哪一个错,哪一个好哪一个不好,把他们加起来,会显得更完整,但似乎又还可以加入更多,并不存在一个全部。

 

就像这个故事的书和电影,也是这样的两个叠影。

我喜欢这个隐喻,如果它确实存在的话。

 

而原著中,我最喜欢的情节则是:匹诺曹?

关于“大提琴独奏”

十一月 13th, 2014

以前在文学视界的时候,很喜欢一个叫“大提琴独奏”的人写的文章。

有一篇叫《巢》、一篇叫《核》,是姐妹篇。

有一篇讲牛仔裤上会哭泣的玫瑰花,还有一篇叫《梧桐树上的狂欢节》,女主角好像叫风筝。她常给人物起这一类的名字,风筝、清流什么的。不过也有一个扯淡的系列,主角叫陈非凡。

有一篇叫《猫咪的眼睛》 ,有一篇叫《捡来的吻》,还有一篇大概是叫《屋顶上的花园》,里面有个女孩子叫小妖怪。还有一篇叫《甜蜜生活》。

有一篇叫《呸》,还有一篇是《拥有二百四十八顶帽子的女人》,到底是二百四十八还是多少顶,其实记不清了。

有一篇叫《书人》,得了当年文学视界征文比赛的第一名,还有一篇讲文字本身的,在世界以外的作者不停地写啊写啊写啊,直到文字溢出来,溢回世界里面,有字的水变得特别值钱。

能想起来的似乎也就是这些,大约十几篇吧。

后来不上文学视界了,临走把她的文章都拷了出来,可是更后来,放文章的那个电脑丢了……

到处去搜索也找不到她的文章,“大提琴独奏”这个名字作为关键词放进任何一个搜索引擎的效果都可想而知……她的文章的标题或者我能记住的关键词也一样难用。哎……但还是会时时想起那些文章来。

当年曾经很傻气地问另一个朋友D,为啥大提琴独奏能写出那么好的文字来,我就写不出。 D说她的阅历比你丰富,等你过了三十岁,文字也会老练。

如今我早过了30岁了……

希望有一天还能邂逅大提琴独奏的文章。

 

诗心(一)

五月 20th, 2013

……

之前来的那个年轻人面颊瘦削,鼻子高而尖,上面架着度数很重的眼睛,我觉得他好像安徒生童话里有时出现的那个学生,就是小意达的花里面,那个会剪纸,告诉小意达花儿的舞会的那个学生。
我还沉浸在这种想法之中的时候,那个话多的女孩进来了。

能不能告诉我,怎样可以获得一颗诗心?
可以读懂诗,然后会写诗?
我的语文并不差,偶尔也写些散文小说,可是……诗,那是一个禁地。
我试过吃药——
《诗三百》化水吞服,苦得很,然后拉肚子。
就这样还连吃了好久,可该死的一点用都没有。
一辈子(?呵呵,她还是个很年轻的女孩!)也就只有过一两次,冒出几个短句子凑在一起,没法看。

有什么办法呢?
可别问我为什么想要一颗诗心,没什么理由,也或者有一大堆理由。
但因为这个毛病本身,所以都堵住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说绿野仙踪里面,稻草人为什么要一颗心呢?
这东西也许也没什么用,但总是不太甘心没有,也可能是羡慕嫉妒那些有的人。又好比头发也没有什么用,但秃顶的人总是不太高兴似的对吧……

然后,我就有点明白她的毛病了,这么拉拉杂杂的一个人,思维在此处一闪就跳向彼处,几乎没有可能被凝练成肉体,而诗,其实是一种实际的东西。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