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调整

九月 21st, 2017

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体上,情绪有一点低。

也许是因为连续遭遇、听说了一些事情,好像又被宿命的不乐观给包围了。

今天想起这个博客,跑来看,然后删掉了最近的一篇文,觉得太不平和了。所以也许情绪有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再往前翻看,看着看着,心情倒又开朗起来,可以好好自我反思一下。

这一两年,工作比较忙,毛豆又一点点长大,占据了我在家的大部分时间。唯一剩下的上下班路上,刷刷手机也就过去了,没有再向此前那样用来看书。花还在种着,却没有2015年的时候那么经心,总是买了死死了再买。其他呢?除了和毛豆做做手工,似乎真的没有做什么让自己静下来、沉下来的的事情……贫瘠,也许是情绪的根源。

想倒还一直在想的,只是在贫瘠的环境中想,只会想出更多的毛病来,况且我一贯是一个读书太少、瞎想太多的人。不过,还是再让我来慢慢地想一想吧,想一想怎样把自己从情绪的坑里拔出来。也许像好几年前找到周游世界的小粉红那样,找回自己内心的水源。

一直想继续写那些关于《世界尽头》的故事,只是总觉得缺了一点点决心。没有时间吗?当年的那些日子,其实也还是挺忙的。大概还是贫瘠的缘故,怕花了时间也写不完整吧。多久没有写完整一个故事了呢?连那个纠结的阿齐,都好久不见了。以为有了孩子以后的生活,这些不再重要了,恩,这么想大概是错的。

如果再写一篇,也许会叫《街上的眼泪》——

有时候,你会在街上看到哭泣的人。大多数时候是女子,但也有眼圈红红,为了忍住泪而面容扭曲的男人。那些都是很寂寞的眼泪吧,无处分享、无所慰藉,却又忍不住……只好这样落在街头。

想想又觉得调子太低了,世界尽头的地洞终有一天是能打通的,又会看到繁华的游乐场。

还曾经想过一个《折雪花的人》,还有《地铁的声音》,因为偶然地会在地铁里忽然没来由地听到一句特别清晰的话,并不响亮却丝丝入耳。没有来由的,却又仿佛藏着很多的故事……都是些和路上有关的故事,大概这几年对我来说,终究缺了一个可以作为灵魂银行的地方,只有在上下班的路上,是最接近的环境。

或者,偶尔去郊外,在那种陌生而自然的环境下,容易让人找回彼此欣赏却并不强行据为己有的洒脱,或曰,灵魂的自由。

P.s.上上个周末,十几年里又见了一回萤火虫;上个周末,几年来又一次看到了银河~

如此,又好像并不缺乏希望。既然想明白了,总能找回来的吧,慢慢来慢慢来~

周六晚看了老炮儿

二月 29th, 2016

周六晚看了老炮儿,瓶子先看的,看完喊我一起他又看了一遍。唉唉,结果看完我也觉得能再看一遍。这片子后劲很足,过去两天了,还是有点不吐不快,看别人的评论总不如自己努力说一下。

记忆中国产片看得这么有滋味儿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实际上完全不记得有那个片……而且,从主角到配角,没有那个人一出来就让我看着不爽的,甚至有印象的人物都可以说是喜欢的,也真难得。

在豆瓣看评论,好多人质疑六哥的价值观……也是醉了,对天朝子民被洗脑程度果然不容乐观,这又不是教育片,还处在啥都要提炼中心思想的年代么……(实际上好似确实是)。至于他的行为矛盾之处,我觉得也没啥问题,哪个人不矛盾不拧巴,一边使劲剐着被现实糊一身的泥一边抬头想着天边总有个乌托邦(聚义厅)。以六哥的经历和现状由是。连最后举报那截,我都觉得能理解,一则自古侠士(or自诩侠士)的一大主题都是反贪官,贪官一向被划出江湖之外不受侠义的保护,二则多少也是自保和对现实的妥协,然后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是举报不是报警,谁不是经常这么干呢?

老北京有种气度,具体当然我也说不清楚,也许可以用敦厚宽容温暖来形容(虽然还是觉得有点怪不达意),但这是我多少年来莫名其妙不顾拥堵和雾霾始终喜欢这个城市的终极理由。上次看一部有类似感觉的片子是《神探亨特张》。事实上,虽然时代变迁外来人口(包括我)充斥,这种气度还在。每天早上卷在人潮里挤地铁上下班的时候会感觉到。在这个(没落的)皇城,各色人等更容易以自己的本来面目在这里落脚。很多看似矛盾的东西其实完全融洽,比如你说老炮是糙还是有情怀?是牛逼还是怂?都可以,没矛盾。再比如经常被我作为北派文青代表拿来说的高晓松等……一直觉得北派文青(中)是一种神奇生物,外在各种混搭,但内心比讲究的南派文青(中)要统一得多。硬拗道理的话,可能还是落在一个“容”字,恩,我很喜欢,还努力地嫁了一个以自证。

如果拿上海来比一比,总觉得上海只有一种人(误……),其实是有多种人的,类似(怎么类法?)老炮的角色,我曾在文庙看到过,在江阴路花鸟市场看到过,等等,也是老上海典型的非典型人类,也接触过。但他们的身存空间似乎比六哥等逼仄。你看时代再变,六哥在胡同里还是爷,有红颜知己,有上了岸还肯帮他的兄弟。换在上海,以南方人的实际,那些人连这点生存空间都没有。还是价值观上的“容”与不容。

容是难得的,且看豆瓣上的评论,打五颗星的都满满对六哥的同情,依然觉得他是loser,被时代抛弃,然而何必?时代变化,不是老人变化了,而是老人死光了。在他们死光以前,世界仍然有一部分属于他们,他们大可以理直气壮过自己的日子(但是当然也不要干涉年轻人过另一种理直气壮的日子)。至于不同价值观之间的冲突和磨合是必然存在的,不可能无缝对接,但一代代,吵吵聊聊,也这么对接过来了,没什么问题。以进化论支持的世界本来不完美,只是一部可以用的机器而已。张学军和张晓波之间的沟通理解,很是正面典型,正面典型到我看时不断想起《大鱼》里的爱德华布鲁姆父子,甚至可以把话匣子和女巫对上号。然而比之西方在价值观上的宽容(哪怕只是一种政治正确的表象),老炮给人的感觉还是比爱德华布鲁姆要伤感一点,但就这,在中国,都算不错。

因为看的时候一直在想《大鱼》,所以当那只鸵鸟跑出来的时候,我好想笑啊好想笑~果然是魔幻现实主义啊哈哈哈哈,看看溜(驼)鸟弹吉他的六哥,再跳出电影看冯小刚管虎他们那票人,谁敢说他们不文艺不风雅不浪漫哈哈哈,北派文青(中or老)就tmd不看脸。其实魔幻现实主义与北京的气场是很搭的,其实从一开始,小飞二次元造型出场的时候我就该想到了啦啦啦~

说说小飞,大部分情况下我对这些小鲜肉不感冒。不过,小飞这个角色挺可爱的。其实我觉得,导演对老炮那辈人了解地更透彻,对新一代的了解,其实是不足的。现实中能开车撞死人叫老爹擦屁股的富二代官二代混帐子女们(参见美国被判刑那几个)哪有小飞这样秀气斯文讲侠义。小飞(以及他们那伙人中的其他少年,尤其那个女孩)是一个典型的孩子,自大好胜乱来却迷茫,但不是典型的二代,其内心的善远远多于那些天真之恶从未被打磨过的真正二代们。不过,如果真拍成典型的官二代,故事就不好讲了(比如晓波直接被打死了),我也不会喜欢看。所以还是喜欢看《小李飞刀》的小飞比较好。

还喜欢这片子里所有人的淡定,比如对待灯罩好心办坏事地去修车,我真怕出现国片中常见的歇斯底里场面。感谢这部片子,这种恐怖镜头一个都没有,即使话匣子一边骂人一边追车的场景,也被化解了。毕竟这是个会说“这人吧,有好有坏,有点儿有背”的淡定的女人。还长得美,经济上还能撑一把,唉唉红颜知己的标准又被提高了……

somewhere 书生和女鬼 again

二月 26th, 2016

隔段时间就会去搜一下书生和女鬼。今天居然搜到一些有趣的伪作~

奇怪的并不是新作,看日期都是08-11年间的文,怎么以前没有见过呢?

所以果然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破庙吧,有些被遗忘在internet某处长蜘蛛网,偶尔有人(?)经过,可能是书生可能是女鬼还有道士和白虎精~轮流的~根本相互碰不到~所谓邂逅都是后来编出来的哈哈~

 

甜蜜的毛豆以及一个梦

二月 25th, 2016

昨天累的要死,好久没有这么累了。

但是,晚上得到了补偿。某一个时间,毛豆忽然对我说:下午你上班去了……我躺在你的床上,盖着你的被子,闻了闻你的味道……然后,沉默了一下子又说:好像你就在我边上……

那时候我和她正并排坐在卧室门边的地上,忽然觉得很恍惚,不到三岁的孩子,竟会说这样的话了,好像身边小小的她已经是大姑娘了似的……

然后夜里,又做了一个有点滑稽又正能量到爆的梦。梦里自己还很小,没有毛豆,和毛豆他爹一起在一个魔法学校一边读书一边谈恋爱……准备考研究生(汗一个基本设定……)。

先是做了一张卷子,然后女生还要自己做一件自认为最美丽的魔法首饰,最后跑去校长办公室打总分。校长办公室在学校最高一幢楼的阁楼上,校长是个慈祥的小老太太(当然是一个女巫)。我和一堆女生一起去打总分,老太太先让我在隔壁房间等着,然后和其他女生一个一个说,内容基本上是:你考的很好,根据你的答案我觉得你适合去做哪个方向的研究生,或者:我觉得你不太适合读研究生,但你的长处在哪里哪里,你往这个方向去发展事业肯定没错。总之老太太又温柔又睿智,所有人不管考好没考好大家都满意地拿了分数走了,最后只剩我一个。

她走过来,先是看了我一会儿,然后让我把首饰交给她,这时我惊讶地发现自己认真做的自认为很美丽的项链居然只是一串灰秃秃的石头……她看了看以后对我说,你考试考的很好,得了第一名你自己知道吗?我还在想我的项链怎么可能这么丑,呆滞地哦了一声。。。。

然后她说,但是你不快乐,你看你做的首饰就知道。因为你恋爱了,而你知道他真正想做的事情是去周游世界。我好像一下子被老太太说破了心事,变得更呆了,但是一下子想到某人,内心深处又有点喜悦的感觉。

所以,虽然你的成绩很好,我觉得你现在不应该读研究生,老太太继续说,你们两个应该趁着年轻去做点真正想做的事情,给你们一年时间好好享受爱情顺便周游世界好吗?我给你们留着学籍,一年以后你们再来读书……

好吧然后我彻底呆了(那时我都明白这种好事只有梦里才会发生,不过好梦请持续吧……),不知道说啥好,老太太笑起来:我想你是认同我的建议的,你再看看你的项链,然后我发现石头一样的项链变得有光泽了,还有一颗小小的红心在项链上游走……果然是好看了很多……

再后来就醒了,还是觉得很累,但好像又温柔了很多,比较开心。上班的时候找了许巍的 音乐来听,可能是因为从去年夏天他们班级聚会开始,某人就经常在家里哼蓝莲花的缘故……

闹市江湖~玩家

一月 7th, 2016

2015年初的时候加入了一个花友群,认识了一些种花的朋友。

有的群体不好融入有的却一下子就融入了,大概就是缘分。上一次这样的融入,还是在狗狗认识瓶子的时候。

这群人,平时不同年龄做着不同工作,但其实共同分享一个秘密——一个闹市江湖的秘密。这是一个穿插在主流世界里的气息隐蔽的平行宇宙。但如果在地铁站出入口闸机处看到一个人提着纸袋东张西望,那么他有可能是绕过半个北京城来的同道中人——一会儿会从闸机外头过来另一个人,两人匆匆交错,交换了手里的口袋,就算过了招了。

虽然隐蔽,实际网络十分发达,那些花市上买不到的奇异植物,就这样在圈子里面到处发芽遍地开花。

只有一年一二度武林(换花)大会那天,各路少林扫地僧才卸下低调伪装,亮出真功夫,那一天,这个平行宇宙的气场会忽然增强,让经过奥森公园南门附近的局外人们,虽然说不出为什么,但总觉得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似的。

我喜欢这种幻想~自觉很贴切。

还认识一些玩虫子的、养斗鱼的、做标本的。做的好的生意变大了,但更多的只是玩玩。低调地玩,不为身边人所了解地玩,闹市中其实隐藏着很多很多江湖。隐蔽的平行宇宙一个一个穿插在世界之中,好像带着淡彩的微风。隐约会感觉到,仔细地却找不到了,但终究是多一些色彩。

喜欢这些玩家。

 

忽然有点想起三毛~

一月 7th, 2016

最近怎么忽然有点想起三毛来了~

二十五年已经过去了,如今世界尽头也变得很近了。曾经她去过的那些让我们觉得是天涯海角的地方,如今去的人越来越多,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三毛还是三毛,还是有一些不一样。感觉她是一个真正喜爱“人”这种动物的人。说喜爱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合适的词,但又没法更清楚地表述了。或者更强烈一点,痴迷?总觉得她对人的喜爱就好似珍古道尔喜欢黑猩猩一样。然后现在,感觉喜欢大自然喜欢野生动物的人其实越来越多了,但真正对人感兴趣的,却很少看到?or我见识短浅……

三毛也喜欢的马普尔老小姐坐在摇椅里一边织毛线一边说,而我的兴趣,是人性。虽然现在心理学也很发展了,国内的推理小说写手也铺天盖地,但我总觉得,还是不一样,那是一种未上升到理论层面的详实观察、记录以及潜意识分析(所谓直觉流),而动因则是喜爱……这么说的话,倒仿佛更像博物学年代,华莱士那些家伙坐着船到处收集标本的感觉………………

 

夜里11点钟的咖啡

十月 26th, 2015

忘了在生完毛豆以后多长时间开始养成每天夜里喝一个雀巢丝滑拿铁咖啡的习惯了。按说应该是产假结束以后要上班的时候,但记忆中似乎开始地更早?刚开始的时候一个不够,也不仅仅是晚上喝,反正买了很多,想起来就喝一个。可能是因为太累。

后来就发胖地很厉害,然后开始控制,不再随便乱喝。但最后还是一天喝一个。中间也换过其他牌子或者雀巢的产品喝,都没有用。

因为毛豆总是睡得很晚。所以,也尽量把这个咖啡留到夜里的最后一个小时喝。一开始是十点,现在差不多十一点。好像一天终结以前最后的“甜头”,包括在死命减肥的日子,想到睡觉前还可以喝一个咖啡,就觉得没太困也没太饿,还是很有盼头。

有时候到九十点钟的时候,就开始“咖啡倒计时”,算着大概还有多久可以喝咖啡。也有的时候会在十一点的时候再坚持一下,有种荒诞的意志力胜利的感觉,但多半坚持不过20分钟~也曾经成功地停过几天,但也就是几天罢了,那几天毛豆睡得比较早。毛豆睡着以后,如果我能强撑着从床上起来,就会进入另一个世界,有安静的空气,黑夜里茂盛生长的植物和彩色的斗鱼,那基本上就是一个不需要咖啡的世界了。

喝的时间是特别珍贵的,一口一口~又甜又滑~摇一摇瓶子如果还有些重量,就更加满足。如果喝到一半毛豆已经开始闭眼睛了,那简直就是幸福啊……

所以村上君又陪跑了~

十月 10th, 2015

DSC_3851DSC_3852树的女儿2

写在2015年炸药文学奖颁奖前

十月 8th, 2015

村上春树陪跑了好几年了,好处是每年到这个日子前后他都会被念叨一遍。真要得奖了,也就是那么回事了,以后就不怎么会想起他来了。 他的小说中某些特质吸引我,但另一方面却又极度令我抗拒。也就是说,始终无法坦然地去喜欢他的作品,却又时常忍不住去想一想这个人的书。 比如最有名的挪威的森林。请原谅我不懂那些深刻的文学什么的东西,只知道我不喜欢这本书里大部分的人物,可是偏偏绿子是一个基本可爱的女孩子。而这让我更加不喜欢书里的其他人物,每次看都忍不住怒想,绿子好好的和渡边这个渣混在一起作什么死。。。是的每次看,从大学开始很多年里面我在各种情况下捞起这本书若干遍又扔掉(一部分原因是嫁了一个喜欢这本书并收集了多个版本的老公),始终记不得大部分情节并且看得情绪不好。但有时候突然想起绿子神经兮兮地说这是烧卫生巾的烟或者穿湿胸罩的故事或者在父亲的遗像面前裸体这些的时候就又会想捞起来看一下(对我记得的也就是这些情节了,我喜欢她这神经质的大嘴巴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当然看着看着又扔掉而且想骂人。(说起来电影拍出来那阵子我又企图看一下电影。。。结果更糟。。。。。因为那个演绿子的演员头发太长而且居然有一对直勾勾的眼睛,我连她都不喜欢了,结果又去看书,又扔。。。。。。。。。。) 曾经几次问过老公为什么喜欢这本书,此人十分王顾左右而言它。我当然知道这本久经考验的文艺圣经与这位曾经的极典型文艺男青年的惨绿情史强烈挂钩,所以也许他不想多说。好吧可是我就是恶趣味地喜欢看他那种根本不想回头却又忍不住偷看往事的羞涩,那种一方面觉得自己当年瞎了眼另一方面又觉得那个小朋友好可怜啊的那种纠结。哼哼哼~然后我开始觉得这本书大概确实就像一场糟糕的恋爱,经历过的人(比如他)会喜欢并且有强烈的共鸣,没经历过的人(比如我)就死活闹不清楚我和它之间的感情究竟是个什么鬼。。。。。。 比如,我到底希不希望这个作者得到炸药奖。。。。。。。 我还是喜欢村上的瞎扯短片比较多一点,比如越来越小的象(象的失踪?)之类的,可是,真要想到的时候,却又记不起来具体内容了。。。。 也许还是希望他得奖吧,毕竟这样在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以后总算又有一些能看的炸药文学奖作品了。而且我们应该鼓励充满了瞎扯的小说获得严肃文学奖项。

小小人小小心

八月 24th, 2015

小人和我说:妈妈你一回来我就笑了。你去上班我就不开心了。

然后,所有看到娃娃、小动物或者随便什么在哭,就会问:他的妈妈在哪里?他找不到妈妈了是哇?

哎。。。。。。